“后涂色書時代”流行風的理性回歸

時間:2016-10-14 作者:劉亞 來源:本站
  摘要: 時隔一年,成人涂色書的流行風看似減弱,歸于平靜,但實際上,英美一大波大牌成人涂色書早已再次拉開戰局。
 
  2015年,一部《秘密花園》在全球掀起了成人涂色書的熱潮。據美國《出版商周刊》統計數據顯示,僅2015年當年,市面上發行的成人涂色書數量已經超過了150種,而《秘密花園》更是吸引了全球數以萬計的成年人爭相追捧,一舉成為美國、英國、中國等全球大部分國家的年度暢銷書,成功打造“成人涂色書”這一新的圖書類型。時隔一年,成人涂色書的流行風看似減弱,歸于平靜,但實際上,英美一大波大牌成人涂色書早已再次拉開戰局。
  不同于《秘密花園》時期主打的“解壓”營銷噱頭,身處“后涂色書時代”,出版社除了在涂色書中融入劇情元素,搭配熱門影視作品外,更對這一特殊圖書類型的成功展開進一步思考,掘取該類型出版的新一輪藍海。
  涂色書模式升級為粉絲產品
  今年10月,《紐約時報》暢銷小說家,全球大熱文學作品《搏擊俱樂部》作者恰克·帕拉尼克發表了他的首部成人涂色書《誘餌:帶你涂色的低俗故事》(Bait: Off-Color Stories for You to Color)。該書除了是帕拉尼克嘗試涂色書的出道作品,也是他個人的第二部短篇小說集。作為經典小說《搏擊俱樂部》的作者,帕拉尼克推出的涂色書已經有別于《秘密花園》時期清新的風格,融入了更多故事元素。
  據悉,該書由Dark Horse Books出版社推出,包含8個風格詭異的短篇故事,書中的黑白線條畫出自若埃勒·瓊斯(美國經典影片《獵艷殺手》美術指導)、鄧肯·費列羅(暢銷漫畫《地域男爵》插畫家)等藝術家之手。帕拉尼克希望,讀者在自己的色彩、名家的線條和他的故事中探索到耐心和堅持的品質,通過一部圖書讓讀者可以隨時隨地發現和享受樂趣。
  帕拉尼克并不是第一個在涂色書中加入情節元素的作家。早前,英國插畫家麥克·科林斯首先為BBC熱門劇《神探夏洛克》繪制了一副插畫,這幅插圖很快引起了英國出版界的注意,編輯希望將這幅作品掌握在自己手中。涂色書大熱之后,去年底,由麥克·科林斯繪制的涂色書《心靈宮殿:涂色冒險》(The Mind Palace — A Colouring Book Adventure)問世。該書封面為“卷福”(BBC電視劇《神探夏洛克》主人公),封底是劇中主角之一的華生。插圖選取了劇中熱門的50個鏡頭,其中大量場景出自該系列第三季最終章《最后的誓言》。
  此外,該涂色書在書中隱藏了一些線索,需要讀者通過完成每一頁涂色來尋找答案,并最終在圖書的末尾揭開謎題。
  對在全球擁有超高人氣的影視作品而言,涂色書無疑為它們找到了新的衍生產品類型,而以影視劇經典場景為藍本的涂色作品無疑對讀者,特別是死忠粉的耐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意義不言而喻。
  如由華納兄弟推出的《哈利·波特涂色書》(Harry Potter: The Official Coloring Book),就將J.K.羅琳的經典系列圖書“哈利·波特”以涂色的形式帶到了讀者眼前。書中圖畫均出自“哈利·波特”系列電影,包含廣受書迷喜愛的經典人物場景。而該涂色書被以亞馬遜為代表的圖書平臺稱為“最完美的‘哈迷’收藏作”,更有粉絲將涂色過程制作成視頻發布到亞馬遜的評論區,引發群體熱議。《權利的游戲》也緊跟劇集熱度推出了同名涂色書,將粉絲對劇中宏大場景的喜愛和對涂色的熱情有效結合,實現新一輪創收。
  涂色書流行緣自成人對童真的追求
  出版社希望通過百變出新來延續成人涂色的熱度。全球媒體也曾反復拷問“為什么成人涂色書能一夜爆紅?”事實上,涂色書并不是近兩年才出現的產物,該類型已經有數十年歷史。據日本《讀賣新聞》報道,2006 年日本有近 20 家出版商出版成人涂色書刊。東京的河出書房新社陸續出版“成人涂色”系列共 11 本,總發行量超過 1200 萬冊。法國出版商在 2012 年出版的《你與快樂只差上色:100 幅美景填色減壓》銷量達 350 萬冊。
  但直到《秘密花園》的爆紅似乎才開啟了該類型出版物的黃金時代。分析其走紅模式,業界專家將功勞歸于兩大途徑,即用戶在社交媒體的自發宣傳和商家主打的解壓功效,直言二者為成人涂色書的水漲船高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一方面,“涂色者”將自己的作品上傳到社交網,還能通過貼出彩色鉛筆和水彩筆涂色的差異來漲粉。另一方面,成年人期待通過涂色讓他們放緩生活的腳步,專注于某一件事情中。涂色書能夠解壓這種說法至今沒有確鑿的科學依據,許多打著“解壓”的旗號,試圖復制涂色書成功道路的圖書也沒能再創奇跡,這不得不讓英美出版界重新思考,為什么大眾對涂色書寵愛有加。
  《紐約時報》將這種現象稱為市場銷售中的“彼得·潘市場”。而這種“彼得·潘市場”在出版界由來已久,即將面向兒童或青少年的圖書賣給年齡稍長的讀者,反而實現了銷量的增長。
  “后涂色書時代”呼吁出版理性回歸
  英國勞倫·金出版社相關責編早前披露,《秘密花園》本是一部面向兒童的涂色書,但由于書中線條繁瑣、圖案復雜,推出后并沒有達到預期效果,隨后不得不更改銷售策略,轉向成人市場。
  哈佛醫學院心理學家蘇珊·林指出,無論涂色的趣味性多強,涂色書都不是一個對兒童創造性有益的產品,而且涂色書被定位成一款治愈性產品,可見其娛樂性的成分不高。“涂色也許能幫助解壓,但從根本上看,比起隨意繪畫,涂色是一種直接性和自我約束性更強的活動。”可見,比起圖書,涂色書更偏向于“適合懷有童心的成年人尋找童真趣味的”工具書,而且其門檻低,對技術和資金的要求都不高,只需要一盒彩筆以及足夠的時間和耐心。這從某種程度解釋了該類型圖書成功的實質性原因,也為出版社打造類似爆款指出了一個正確的方向。
  拋開出版社對盈利的考慮,出版界對該類型表現得并不友好。《美國不理性時代》(The Age of American Unreason)的作者蘇珊·雅各比更是帶著批判性的態度直言,涂色書是一種“泛文化變型的人造品”,沉迷于涂色書的成人帶有逃避現實的情緒,希望通過安全圈來逃避現實世界,這種對青少年文化的過度追求是一種文化的倒退。盡管尚屬一家之言,但出版社仍然需要在這股流行風面前保持理性。
赛马会官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