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進版圖書翻譯亂象何時休?

時間:2019-09-12 作者:李富陽 來源:出版商務周報

  “我買同一本書,三家出版社的翻譯質量竟然差這么多?!”最近,一位豆瓣網友在讀書小組吐槽說,他曬出了在三家出版社購買的同一部引進版圖書,其中兩家的翻譯版本還算流暢,但另外一家的版本卻字句不通且存在多處語法錯誤。“這年頭,出版社的翻譯質量這么低了嗎?”他疑惑道。

  事實上,只要以“引進版圖書翻譯”為關鍵詞搜索,就能發現此類“吐槽”比比都是。如今,引進版圖書的翻譯質量問題不僅存在于某單一出版機構,而是成為了出版行業的一塊“心病”。

市場膨脹惹紅人眼,譯本質量參差不齊

  追溯源頭,引進版圖書的翻譯質量問題,需要從不斷膨脹的引進版圖書市場講起。據不完全統計, 目前我國圖書零售市場上的引進版圖書占比已達30%以上。市場極速狂奔,越來越多的出版機構加入到引進版圖書的出版之中。

  面對激烈競爭,想要脫穎而出,除了內容本身的優質之外,最重要的當然是譯文質量。名家名譯是保證譯文質量的方式之一,但名家畢竟是稀缺資源,只能為少部分出版機構掌握。尋找知名度不高的專業譯者,不僅耗費時間,且市場效果難以預估。市場不等人,與效率相比,質量要求好像就顯得“沒那么”嚴格了。

  尤其是童書市場,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出版機構加入了童書出版隊伍,剛入局者缺乏國內原創資源,便將目光投向了國外。童書的翻譯相對簡單,有的出版機構會讓大學生操刀,有的出版機構甚至為了提高知名度,邀請童星翻譯。但這些人,在對內容的把握上又有多少專業度可言?

  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許多不正當手段層出不窮,抄襲、洗稿、攢書等十分常見。有的出版機構甚至會組織一批兼職“洗稿”人士,將名譯逐字逐句進行修改,以規避版權。更有甚者直接抄襲,改一下譯者名字便搖身一變,成為“全新版本”。

  這勢必會衍生另一個問題——翻譯侵權。對于一些以引進版圖書為優勢板塊的出版社而言,被侵權早已經是“見慣不怪”的事。上海譯文出版社(簡稱“譯文社”)設有專門的版權室,除了負責版貿工作之外,還要騰出精力專門應對侵權問題。譯文社副總編輯黃昱寧說,經歷了許多被侵權的事件之后,她感觸最深的就是一些出版機構的版權意識薄弱。黃昱寧表示,在國外,版權的界定非常嚴格,對知識產權保護力度較大。但國內的侵權成本較低,主要的懲罰就是讓侵權方賠償受害方的既定損失,比如停止出版,追回已出版的出版物,并根據售出的圖書冊數給予一定賠償等。這些有形的損失非常明顯,易界定,但更大的一部分是潛在損失,潛在損失的難以界定是造成侵權成本低下的根本。

  而法律訴訟程序繁瑣、取證艱難,也使得很多沒有專業法務部門的出版機構望而生畏。黃昱寧說,維權一方需提供侵權方具體的印制冊數、翻譯外文合同等,這非常耗費精力。有些出版機構預估了維權成本和經濟補償后,可能會放棄維權,因為得不償失,而這就導致了惡性循環。

  浙江文藝出版社(簡稱“浙江文藝社”)上海分社社長曹元勇有著類似的看法。他說,現在的侵權現象,尤其是網絡盜版,就算告贏了,也只能得到“10萬-20萬”的賠償,但這樣的賠償力度對于一個利潤豐厚的網絡平臺來說并沒有多大的震懾作用。

譯者處境困頓,翻譯人才青黃不接

  除了部分出版機構的不重視,人才流失對于翻譯質量來說也是一大打擊。在出版界,相較作家,翻譯人員可能是更為弱勢的存在。不同于作家的版稅制度,譯者的稿費通常是一次性結清。那些一線大牌譯者可以和出版機構談條件,要求一定版稅,但絕大多數譯者的版權都是被一次性買斷的。“出版社不可能在翻譯上投入大量成本”,一位業內人士坦言。

  一次性買斷意味著圖書銷量再好,也與譯者沒有任何關系。不僅如此,翻譯稿費也已經多年沒有上漲。在那個知識極度匱乏的年代,用陌生的語言幫助人們撬開新知識的大門,無疑是一件令人尊重的事情。譯者的地位曾經一度很高,已逝翻譯家楊憲益曾言,在上世紀80年代,外文譯中文,千字即有60元的薪酬。

  但現在呢?《哈利·波特》中文翻譯馬愛農曾在一次采訪中說,相較上世紀80年代,自己的工資已經漲了100倍,可稿費卻只漲了5倍。馬愛農的話揭露了一個尷尬的現實,一些優秀譯者的稿費與初入行者相差不大,缺乏激勵機制導致后續優秀人才不足。

  談及翻譯稿酬激勵機制,黃昱寧將這個問題分為兩個層面。一是公版書。公版書通常不需要購入版權或向作者支付版稅,因此,出版機構有較大的空間向譯者支付稿酬,其稿酬激勵機制已經比較完善,但新購入版權圖書的翻譯工作卻缺乏有效的激勵機制。黃昱寧表示,如今,許多引進版圖書的版權費用本就十分高昂,很難再在翻譯環節投入大量成本。

  的確,在有限的利潤空間下,一本引進版新書扣除版權費用、印刷設計成本、編輯費用、營銷費用、管理費用、庫存等成本之后,所剩寥寥。且圖書的出版周期相對較長,翻譯費用的結算周期也不短,這成為優秀譯者與出版業作別的又一個原因。翻譯一本書需要花費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但想要拿到報酬,還要再等上半年,為謀生計,很多譯者都可能一次性接手多份工作,為完成數量而不顧質量;又或者放棄圖書翻譯,投身商業翻譯的懷抱。

嚴格細化出版環節,維護行業良好生態

  引進版圖書的翻譯亂象,是由整個出版翻譯產業鏈不健全所造成的。想要改善行業生態,出版機構必須提升自身的版權保護意識和能力,同時,許多出版人希望相關部門能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簡化訴訟流程,加大懲處力度。曹元勇還希望媒體能夠加強輿論監督,對侵權行為進行更多曝光,讓侵權行為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如果說打擊侵權,維護好既有權益是一個可解的問題。那么,建立良好的譯者稿酬激勵機制,則是一個難解的問題。

  黃昱寧說,有些出版機構實行印數稿酬制度,根據印數對譯者支付稿酬,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行的方式,但有些圖書內容艱深,翻譯難度很大,其內容特質決定了不可能大賣,用印數衡量稿酬很難真正激勵譯者,但出版社目前也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案。

  曹元勇則認為,應加強對于引進版圖書翻譯的扶持。事實上,稿酬的制定與一本書的市場成本和圖書扶持政策是密切相關的。目前,多數出版機構已經盡可能高地提升了翻譯稿酬,但與原創作者稿酬相比,還存在較大差距,很多譯者都是憑借著對翻譯的熱愛才從事這份工作的。和黃昱寧看法相似,他也認為,這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當下,出版機構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給予譯者一些激勵,并注意細節,提升對翻譯質量的重視程度。人民郵電出版社陳冀康從事引進版圖書出版工作近20年,他認為,在引進版圖書的出版過程中,原版圖書信息的獲取、譯者遴選、譯者前期溝通這四個環節與翻譯質量密切相關,這些環節的細節工作必須做到位。

赛马会官方料